27军事网 红色秘史时政新闻军事新闻热点新闻娱乐资讯政策法规军事大全野史传奇综合资讯
  • 军事人物
  • 时政新闻
  • 热门事件
  • 娱乐资讯
  • 影视剧情
  • 天下奇谈
  • 两性情感
  • 猎奇热图
  • 明星写真
  • 奇闻野史
  • 首页 > 军事新闻 > 中国军情>
    专家解读中菲南海破冰都在讲什么,中菲就南海问题是否能达成共识
    日期:2016-09-12 11:41:41    编辑:27军事网    来源:高考资讯网
      军事观察为新闻阅读类程序,它分为中国军情国际军情军事热门航空新闻航天新闻五大板块,它能帮你了解最新最全的军事资讯,最新最热门的军事话题。今天小编就为你介绍一
    文章《专家解读中菲南海破冰都在讲什么,中菲就南海问题是否能达成共识》由作者投稿编辑于2016-09-12 11:41:41 收集整理发布,希望对你有所帮助,请及时向我们反馈。

      军事观察为新闻阅读类程序,它分为中国军情国际军情军事热门航空新闻航天新闻五大板块,它能帮你了解最新最全的军事资讯,最新最热门的军事话题。今天小编就为你介绍一下今天最新的热点时事军事新闻,希望给以给朋友们一个不一样的视野。

    中国南海问题专家:中菲南海破冰会谈到底说了啥

    资料图:黄岩岛

    编者按:8月12日, “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菲律宾前总统拉莫斯在香港与老朋友——中国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委员、前驻菲大使傅莹和中国南海研究院院长吴士存会面后回国,并向杜特尔特总统汇报收获。围绕着南海局势和这次特殊“点名会面”的内幕,《记者》记者在8月底参加由南海研究院主办的第14届海峡两岸南海问题学术研讨会时独家专访吴士存院长。吴士存强调裁决对菲律宾来说就是“空头支票”,但南海的稳定只能靠我们自己,南海建设必须形成正常防卫能力和威慑力。

    杜特尔特没指望能在任内解决南海问题

    记者:为什么菲律宾总统特使、前总统拉莫斯点名要见您这位老朋友?

    吴士存:拉莫斯说到香港见见老朋友,第一个就点了我,其实感觉挺吃惊的。我与拉莫斯交往始于上世纪90年代末。当时他和澳大利亚前总理霍克、日本前首相细川护熙倡议成立类似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的“亚洲论坛”,也就是后来的博鳌亚洲论坛,在筹备过程中我们认识了,并渐渐成为朋友。后来他又担任博鳌亚洲论坛的理事长,当时我是海南省外事侨务办主任。

    另外一个原因可能是,2014年开始,中国南海研究院创办博鳌亚洲论坛南海分论坛,前两届分论坛拉莫斯都参加了。他在会上提出,本地区面临的最大威胁不是领土和海洋划界争议,而是贫困、饥饿等问题,本地区国家之间应该提升互信、致力于解决全球面临的威胁,应该把注意力从争端转移到合作上。在这些问题上,我们有共识。中菲关系受到南海问题以及仲裁案最终裁决的影响,在阿基诺三世任期内,中菲关系几乎停滞不前,甚至有所倒退及恶化。所以这次,拉莫斯受现任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的委托,担任中菲对话的特使,来见见老朋友,试探试探,希望推动两国关系恢复正常,任务非常艰巨。

    我8月11日上午和拉莫斯见面,没有涉及仲裁的事。这也多少出乎我的意料。拉莫斯很聪明,他本人反对将中菲南海有关争议诉诸仲裁,而且他知道他的任务是“破冰”,倘若谈起仲裁,肯定是各说各话,难以达成共识,因此,干脆避开仲裁,只谈中菲关系如何改善。如赴菲律宾旅游、菲律宾农产品进入中国市场等话题。在渔业领域,拉莫斯提到菲律宾有一个靠在黄岩岛附近海域捕鱼为生的4万人口的小镇,中国不允许他们到黄岩岛附近海域捕鱼“影响”了渔民的生计。我告诉他,我们明确表示,为了保护黄岩岛海域的海洋生态环境,保护濒临灭绝的珍稀物种,不仅不让菲律宾渔民进入相关海域捕鱼,连中国渔民也不允许进入潟湖捕鱼。同时,我们提出其他解决途径,中国拥有先进的近海养殖技术,可以帮助菲渔民从依靠传统捕捞过渡到海洋养殖,并以此维持生计。另外,我们也探讨了在南沙其他海域进行大范围渔业合作的可能性。但是假设中菲双方能够达成共识,如果未来中国向菲律宾渔民开放黄岩岛12海里之外或者其他海域的捕鱼活动,那必须要以菲方承认中国对黄岩岛及相关海域的主权和管辖权为前提。不可能再像2012年4月之前,那时候俨然菲律宾成了黄岩岛的“主人”,中国渔民到黄岩岛附近海域就会被菲律宾武装抓扣或驱赶。在这个问题上,拉莫斯没有否认。

    记者:拉莫斯这次“破冰”之行会产生什么连锁反应?比如最近菲方或杜特尔特的表态有没有改变?

    吴士存:会谈后,我们以私人身份签署一份公开声明。所谈内容也可以说是以个人身份、非官方达成的某种共识和承诺。拉莫斯告诉我,8月12日要飞往达沃市,向杜特尔特汇报在香港的收获。当然,我们也希望拉莫斯本人能访问北京。

    谈到南海仲裁案的裁决,菲律宾总统一任只有6年,不能连任,所以杜特尔特也没指望能在任内把南海问题解决掉,事实上也解决不了,所以,他该怎么办?杜特尔特在当选前和当选后的公开讲话有自相矛盾的地方,那是因为他受到国内外各方面势力的牵制。从外部说,美国和日本并不希望菲律宾和中国改善关系;在国内,阿基诺三世等亲美政治势力的影响还在,这些人也会阻挠菲律宾与中国改善关系。但杜特尔特其实迫切想通过恢复与中国正常友好关系来推动菲律宾发展经济、改善民生,这也是他在政治上站稳脚跟,提升自己影响力的重要基础。菲律宾很担忧在地区经济合作机制中被“边缘化”,比如拉莫斯这次就提到:“亚投行我们是第58个进去的国家,我们有那么多项目想合作,什么时候能轮到我们?”我们就告诉他,第58个进去的,并不代表排项目的时候就是第58名,只要有好的项目,完全可以得到亚投行的支持。

    我们发表的声明里有七条,最后一条就是“鼓励就共同关心和感兴趣的问题进行智库间的‘二轨’交流”。中国已经明确表示,不以裁决作为中菲重启双边谈判的前提,但菲方坚持说必须要谈裁决,那怎么办呢?那就让智库去谈,让专家学者们去探讨。官方层面只谈提升政治互信,改善双边关系和促进双方经济合作的紧迫问题。

    确实有一些有正义感的菲律宾学者能看到南海仲裁案不会有结果,且菲律宾将为此付出代价。比如,2015年中国赴东南亚的游客约1500万人次,其中有800万到泰国,去菲的不足50万。而中菲关系受影响前,去菲旅游的中国游客数量很多。所以,这些有正义感的学者要么对仲裁持不同看法,要么直接反对。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 相关阅读
    • 本类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