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军事网 红色秘史时政新闻军事新闻热点新闻娱乐资讯政策法规军事大全野史传奇综合资讯
  • 军事人物
  • 时政新闻
  • 热门事件
  • 娱乐资讯
  • 影视剧情
  • 天下奇谈
  • 两性情感
  • 猎奇热图
  • 明星写真
  • 奇闻野史
  • 首页 > 军事新闻 > 国际军情>
    美两大重要部门对中国说三道四,企图渲染"中国威胁"应该加强军力
    日期:2017-01-11 16:48:58    编辑:27军事网    来源:27军事
      军事观察为新闻阅读类程序,它分为中国军情国际军情军事热门航空新闻航天新闻五大板块,它能帮你了解最新最全的军事资讯,最新最热门的军事话题。今天小编就为你介绍一
    文章《美两大重要部门对中国说三道四,企图渲染"中国威胁"应该加强军力》由作者投稿编辑于2017-01-11 16:48:58 收集整理发布,希望对你有所帮助,请及时向我们反馈。

       军事观察为新闻阅读类程序,它分为中国军情国际军情军事热门航空新闻航天新闻五大板块,它能帮你了解最新最全的军事资讯,最新最热门的军事话题。今天小编就为你介绍一下今天最新的热点时事军事新闻,希望给以给朋友们一个不一样的视野。

      当地时间9日,美国两大重要部门同日发布报告,中国都成为“主角”。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4年一度的报告称,未来5年美国内外发生冲突的风险达到冷战之后的最高水平,令未来变得暗淡的因素包括越来越具有挑衅性的中国和俄罗斯。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则以中国在世贸组织的表现为切入点,批评中国应为两国的“贸易失衡”负责。“这两份报告表明美国在对华认识上,已经到了一种不放心的程度”,中国专家李海东10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提醒说,客观地看待美国自身和发生巨大变化的世界,才更有利于美国形成对世界的正确评价。

    <em>美报告对中国说三道四:渲染 中国威胁</em> _新闻_腾

      1979年成立的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是一个专门负责中长期战略思考的组织,汇聚了大批美国情报专家。其负责编制的“美国国家情报评估”报告根据该国17个情报机构提供的信息综合而成。该委员会9日发布的报告以“全球趋势:进步的悖论”为题,长达78页。

      该报告称,美国的不确定性、一个“自我封闭”的西方以及预防冲突和人权准则的侵蚀,将鼓励中国和俄罗斯抑制美国的影响力。在如此行事时,他们“灰色地带”的侵略和多种形式的扰乱将保持在热战的门槛以下,但会带来误判的巨大风险。报告说,中俄日益自信,他们将采取措施巩固自己的优势。他们这几年一直积极在地区拓展影响力,与美国进行地缘政治竞争,迫使华盛顿接受他们的势力范围。

      隶属于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的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被称作情报界和决策圈的桥梁。“全球趋势”报告是该委员会最重要的报告之一,利用最新和可靠的数据与假设的情境预测未来15年的全球前景。美联社称,该报告每隔4年在美国总统大选结束与新总统就职前发布,并提交给当选总统参阅。

      “末日报告”,澳大利亚《信使邮报》10日这样称呼这份报告,称它告诉特朗普,他需要面对的不但有日益强势的中国和俄罗斯,还有一个更加复杂和对抗性的世界。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评论说,报告强调即将就任的特朗普需要克服诸多困难才能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以及在经济上保障与中国的公平竞争环境。

      有关与中国的经济关系,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9日用一份近200页的报告进行了详细审视。这份报告以“中国执行世界贸易组织承诺”的情况为切入点,对白宫处理涉华贸易争端的方式进行辩护,对中国的一些做法进行批评。

      法新社称,这是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在奥巴马卸任前向国会提交的最后一份有关美中贸易的分析报告。报告承认,中国入世15年来逐渐朝以市场为导向的经济发展方向,开始履行入世承诺,在许多贸易上的市场准入有改进,但称中国仍应为“贸易失衡”负责。报告指责中国没有遵守进一步开放市场的承诺,美中贸易以及投资领域的很多问题源头是中国政府的干预政策。在保护知识产权、影视企业及网络服务业的限制上,也有待改进。

      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李海东10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这两份报告是奥巴马担任总统8年,或者说第二任期内他对中美关系看法的总结。在新旧交接这样一个时机发布,是因为在奥巴马和所有美国主流政治精英看来,特朗普不按常理出牌,在决策时往往凭直觉,不相信美国情报机构的评估。他们希望特朗普上台之后能够听从情报机构的评估,从而使特朗普的决策更理性一些。

      李海东说,在美国看来,没有美国的领导地位,全球的安全稳定以及美国的关键利益无法保证。但这种逻辑本身是存在问题的。美国应该放下身段,学会更好地和中国等新兴经济体合作,一起克服现在世界上出现的经济和安全议题。

      >>>相关阅读

      在特朗普政策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2012年拍摄的纪录片《死于中国之手》中,一把“中国制造”的刀插进了美国地图,鲜血四溅。当时一名《纽约时报》影评人评论称,这部片子“充满了煽动性言论和低劣的图像”,“片面而缺乏解决方案”。

      如今,这位在竞选中担任特朗普“智囊”的经济学家终于在白宫谋到了职位。12月21日,特朗普过渡团队宣布,将任命纳瓦罗领导新成立的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席,担任总统助手及贸易和工业政策主任,以“缩小贸易逆差,扩大经济增长,停止工作岗位流失海外”。

      同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引述多名与特朗普团队接触的美国商界人士称,特朗普团队正在商议如何提高关税的问题,但面临商界和共和党内自由贸易人士的激烈反对。

      “(包括纳瓦罗在内)特朗普的很多顾问不是来自主流圈子,建制派和知识精英可能会对他们产生不屑和敌意。”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宋国友此前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表示,“特朗普对经贸问题的态度要转为政策,可能会面临来自知识界和工作层面的很大阻力。”

      半路出家的“中国威胁论”者

      “(纳瓦罗)曾是一名多产的经济学家,但现在却成了个执迷于中国的狂热分子,为了在特朗普政府中找到工作,他什么话都肯说。”美国进步派政治新闻网站MotherJones于21日刊登的评论中直白地写道。

      近年来总在著作中把中国视为“假想敌”的纳瓦罗此前并不是一名中国专家。他1986年获得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此后开始在加利福尼亚大学欧文分校任教。在该校网站上,他的研究方向被列为:经济增长管理、工业政策、公共政策、电力法规。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查询发现,纳瓦罗早年的论文多与电力及能源政策有关,而他被引用最多的学术论文则是1988年一项关于为什么企业向慈善机构捐款的研究。此外,他也写了许多关于商学院教育的论文。

      他还在上世纪90年代开始踏足政界。1992年,他作为民主党候选人参选圣地亚哥市市长,又在1996年参选国会议员,2001年竞选圣地亚哥市政厅席位,但三次均落败。

      进入21世纪后不久,纳瓦罗将视线转向了中国。今年8月接受《洛杉矶时报》采访时,他回忆称,他发现自己教过的许多MBA学生都失业了,而中国在他眼中成了罪魁祸首。

      自2006年出版《即将到来的中国战争》以来,“中国”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他的作品中。他在2011年出版《死于中国之手》,在2015年出版《卧虎:中国的尚武精神对世界意味着什么》,并拍摄相关纪录片,鼓吹中国威胁,称中国“窃取”了美国大量的工作岗位,追求“军事扩张”。

      中国议题也给了他踏足政界的机会。据他在学校网站公布的简历,2007年起,他开始在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美国国会等政府部门就中美经贸关系发言。

      而在今年美国大选中,这位此前从未见过特朗普的经济学家成了特朗普最重要的政策顾问之一。在21日宣布任命纳瓦罗的声明中,特朗普表示,自己多年前读过一本纳瓦罗写的关于美国贸易问题的书,留下了深刻印象。在《死于中国之手》的纪录片网站上,特朗普的推荐词被放在了醒目位置。

      对中国经济、军事立场强硬

      特朗普在竞选前后提出的关于提高关税、警惕中国“军事扩张”的言论,都与纳瓦罗的观点重合。9月,纳瓦罗与另一名特朗普顾问、可能被任命为商务部长的威尔伯·罗斯共同撰写报告,介绍特朗普的经济政策,其中就包括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征收关税、重新谈判贸易协定等条款。在关税方面,纳瓦罗和罗斯表示,关税主要是一种“谈判工具”,但如果其他国家继续“不公平贸易”,那特朗普仍有可能使用关税手段予以回击。

      正像特朗普本人一样,纳瓦罗的观点受到了支持者的拥戴,也遭到了主流媒体、专家的批评。彭博社专栏作家泰勒·柯文8月撰文称,纳瓦罗是过去几十年中“最多产的经济学家之一”。而《纽约客》杂志则在10月的一篇人物特稿中写道,纳瓦罗的观点“不仅过度简单,而且错误、危险。”

      中美经贸问题专家宋国友日前对澎湃新闻表示,建制派和知识精英对特朗普贸易政策的反对不一定代表正确与错误的对立,但他们可能对特朗普上任后推行政策形成阻力。可以确定的是,特朗普上台后的对华经贸政策会更强硬,但不确定他会在哪方面(人民币汇率、关税、贸易协定等)更强硬。

      纳瓦罗也积极在国防安全方面发声。11月7日,他与另一名特朗普顾问亚历山大·格雷(Alexander Gray)在《外交政策》发文称,特朗普将“重写”美国与亚洲的关系,抨击奥巴马政府的“重返亚太”战略缺乏实效,宣称特朗普应效仿里根,通过增强军事实力来“达到和平”。

      纳瓦罗掌管的国家贸易委员会也将涉足国防问题。在21日的声明中,特朗普团队称,该委员会将与包括国家安全委员会在内的各机构合作,“战略性地思考美国国防工业基础的健康度,以及贸易和制造业在国家安全中的地位。”

      研究中美安全关系的美国海军战争学院副教授金来尔(Lyle Goldstein)在近日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坦言,尽管目前还不清楚特朗普政府的具体策略,但他对特朗普身边的一些人表示担忧。他表示,中美之间实际上应该加强安全等方面的合作,而不是激化矛盾,希望两国仍能继续在各种议题上进行合作。

      或难以单方面左右政策

      “贸易问题分为很多方面,并不是只靠一人就能起到决定性作用。”宋国友对澎湃新闻表示,诸如贸易代表等职务都可能影响美国对华贸易政策。

      《华尔街日报》21日报道称,包括纳瓦罗在内,目前已有多个机构和个人可能影响美国贸易政策。此前,特朗普曾表示,将由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负责贸易政策。但如今,特朗普又创建了以纳瓦罗为领导的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

      罗斯与纳瓦罗在贸易上的观点不一定完全相同。今年7月,纳瓦罗曾在《洛杉矶时报》撰文称,特朗普对中国产品征收45%关税的提议是“完美计算出来的”。但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在中国投资近20年的罗斯表示,中美之间不会爆发贸易战,关税更多的是一种谈判手段,而不意味着真实的政策。

      目前,罗斯和纳瓦罗会建立怎样的工作关系尚不明确。

      特朗普团队中也不乏其他更积极支持自由贸易的人员。可能领导经济顾问委员会的CNBC评论员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曾在大选前在社交媒体上发帖称,尽管纳瓦罗是他的朋友,但纳瓦罗在贸易上的观点是错误的。

      即将领导国家经济委员会的高盛集团CEO加里·科恩(Gary Cohn)也在国际经济上更有实战经验。与科恩有私交但激烈抨击纳瓦罗观点的摩根士丹利前首席经济学家斯蒂芬·罗奇(Stephen Roach)在近日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科恩是个“极为有效、聪明、了解市场的管理者”,擅长管理极为复杂的组织,选他进入特朗普的核心团队富有建设性。

      在21日被任命负责政府监管改革的亿万富翁投资者卡尔·伊坎(Carl Icahn)同样支持自由贸易。而可能被任命为国务卿的埃克森美孚董事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曾领导大型跨国集团与俄罗斯、中东、中国、东南亚等各地企业合作,可能担任美国驻中国大使的艾奥瓦州州长特里·布兰斯塔德(Terry Branstad)长期力推中美农业合作,他们对贸易的看法可能也与纳瓦罗相左。

      目前,特朗普尚未任命美国贸易代表,这一大使级别的官员通常担任总统在贸易方面的首席特使。此外,迈克·弗林(Michael Flynn)将执掌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国际经济政策,高盛出身的斯蒂芬·努钦(Steven Mnuchin)将被提名为财政部长,他们同样可能影响美国对外经贸政策。

      “特朗普似乎想运营一个没有真正上下级关系的扁平组织。”小布什时期的财政部官员杰布·梅森(Jeb Mason)对《华尔街日报》评论说,“大家可能只有猜测,到底谁才有最终的决定权。”

      经济学家罗奇则对澎湃新闻预测称,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可能很大程度上会由总统本人决定,因为从特朗普在竞选前后的表现看,特朗普顾问对其实际政策的影响可能比较有限,他们更多的可能是执行政策,而不是帮他制定政策。




    • 相关阅读
    • 本类最新